Faro

同是过路 同造过梦
本应是一对
人在少年 梦中不觉
醒后要归去
《似是故人来》

有生之年 狭路相逢
终不能幸免
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
懂事之前 情动以后
长不过一天
哪一年 让一生 改变
《流年》

“我们会像小广场上面那些面对皮韦亚纪念碑而坐的的老人,谈起两个年轻人过了几周快乐的日子
然后再往后的人生里,将小棉花棒浸入那一碗快乐,生怕用完
每逢周年纪念也只敢喝像顶针那么大的一小杯。” 
豆瓣上《Call Me By Your Name》 @LORENZO在书评里的应该是自己翻译的一段

还有那首邮差
你是千堆雪 我是长街
怕日出...

最近在读《福楼拜的鹦鹉》
(当然不是说这本书有这种倾向,我突发脑洞而已)

我想写《时时刻刻》《W.E》《1874》之类的AU啊
就是那种,与灵魂伴侣处在不同时代,所以从未谋面,但是,以某种联结,相互了解,不会有那种超自然的,所以,可能是单向

【连cp都没决定
【而且,我的笔力完全不够啊┴─┴︵╰(‵□′╰)

吾乃曼迪亚斯 万王之王

功业盖世 强者折服

此外空无一物

废墟四周 黄沙莽莽

寂静荒凉 伸向远方          (杨绛译)

【就是想起来老岳,还有,没有张显宗的老岳】


她不诚实到不可救药的地步

她无法忍受自己处于不利的位置

这种好胜心  让我想到

她从小的时候 就开始耍各种花招

以保持 对世人那种 傲慢冷漠的微笑

【咸粽有时候会不会想老岳的从前】...


©Fa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