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ro

【博仪】有关圣诞前夜和王家卫


    今年圣诞前夜,公司有个聚会,王一博不太想去。至于不太想去的原因,她是想去的那部分,剩下的可能都是不想去的部分。

    忘了前两天在哪听见Flying Pickets那首Only You,想起电影里那个闪烁着暖色灯光的隧道,在十二月想到香港温暖的夜风,有点心动。不想一个人去。

——————

    王一博那个理想型,是照着吴宣仪讲的。在此之前,王一博一直觉得,理想型是个太过玄学的问题。他想,大概碰到了,就会知道。

    王一博在被提问之前,看过台本,知道有这样一个问题等着他。这种常规问题,以前当然也遇到过,怎样回答,只不过是提问者的引导,或者看心情。

    走进镜头,然后照本宣科,听见配合的鼓掌和笑声,王一博在众人中看见吴宣仪,属于那个问题的答案,似乎清晰起来。

    王一博说不清是怎样的开始,关于心动和注目。电影里暧昧的坦然与心照不宣,属于观者。置身其中时,似乎一切都变得不确定。

    吴宣仪以前与自己有过合作,也是冬天。那次合作,到后来,留给王一博,只有一个“很有节日氛围”的印象。王一博模模糊糊记得,吴宣仪的位置好像离自己不太远,但其实也不近。

    她一直是这样,至少对于王一博来讲。
    王一博在创造101结束的那天,得出这个结论。
    那天他伸手,被戏谑地拍了一下手背,然后,吴宣仪匆匆撇开视线,去和别人互动。

    王一博曾经担心,自己不自觉飘向那个方向的视线会被察觉,但她似乎从来没有意识。非常偶尔地,有时掠过她的目光,下意识避开,还心有余悸时,却发现她大概根本没有注意。

    王一博觉得庆幸,也觉得沮丧。

    刻意安排的或者意料之外的戏剧冲突,几乎就是当时她的生活主线,不想给她的生活再添上,那些格格不入的属于王家卫的暧昧不清的情绪,他们没有时间去吃那三十罐凤梨罐头。

    现在呢,王一博也不清楚,可能对的时机永远不会出现。何况他其实还没有搞清楚,吴宣仪到底在想什么。

——————

    王一博没有在喧嚷的人群里找到吴宣仪,目光逡巡几圈,看见她一个人在窗边。宴会厅有巨大的落地窗,窗外闪烁着城市的灯火。
    不像她,王一博想。她似乎和谁都聊得来,却对自己礼貌又疏离。

    王一博站在她身边,她说,下雪了。

    转头去看她,遇见她的目光,终于没有闪躲。她眼睛里闪烁着的,不属于他们背后的灯火通明觥筹交错,也不属于眼前城市流动的灯光。

    “Merry Christmas”,他向她微笑。

——————————————

【一个写在夏天的圣诞故事

【完全,不知道,怎么,起名字

   
 
   

评论
热度(13)
©Fa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