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郡菌

我不再觉得安全。

我身边的人,他们心底的想法大约就是这样一股稳定的潜流,在这个话题上不再会轻易拐弯。女孩这个词,原本对我来说是无害的,没有什么负担,和孩子差不多,现在看来,这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儿。

女孩并非我当初所想象的,不过是我的身份而已,而是我不得不变成的一个角色。它是一个定义,总是与强调、责备、以及失望联系在一起

奶奶来和我们住了几个礼拜。我又听说了别的。“女孩子不要这样甩门。”“女孩子坐下来的时候,双膝要并拢”更倒霉的是,当我问问题的时候,“这不是女孩子应该关心的事情”我继续甩门,坐相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觉得用这种方法就可以让自己获得自由

【Alice Munro得诺贝尔奖那年买的书,那时候没看懂【所以你看,当初的装逼,可能是在为你以后的人生感悟铺垫【这中间,我只是剪了短发

评论
©柴郡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