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郡菌

【Loker/Emily】昨迟人

Emily最终也没能明白父亲为什么就同意了她独自去伦敦,还有,他之前是否真不知道Loker就是Em的房东,Emily显然不相信

Eli Loker曾经发誓那只是几年不见之后尴尬的故作幽默
也许是因为淋得透湿,也许是很久不见,他看见那个愤愤不平甚至有些气急败坏的身影走在雨里,第一个念头是“新来的”,之后才是“Emily?”

无休止般打在头顶的伦敦夏天的雨,突然消失,而雨声依旧
Emily拨开黏在脸上的头发,往旁边看,“Loker? Hey!”

Emily正在浴室试图烘干衣服,在热风的轰鸣里,扯着嗓子和Loker闲聊,“你的公寓...很大”
“毕竟作为伦敦主管……不过那间客房连床都没有”
轰鸣戛然而止,Emily探出头,“你有空房间?”
Emily暂时放弃了烘干事业,决定套上Loker的衬衫,先来一杯热茶

“如果你父亲能考虑在谋杀我之后不分尸,也许行得通”Loker把茶包浸入自己的杯子,打量被套在明显过于宽大的衬衫里的Emily,身量似乎没变多少
“那我不说”
幸好还没喝到那口茶,举起的杯子,又被放下,“我以为你早就放弃了向你父亲隐瞒任何事” 
“你应该惊讶于他同意我一个人来伦敦,可能会同意的,反正我终究需要一个房东,你又有什么不同”

之后是沉默
Em的发丝拂过脸,Em眼里的亮光,Em的转身,Em的解释,对于记忆来说,过于清晰了,却在这几年从未被开启
“这样他就不会再多管闲事了”Carl Lightman的视线从冰淇淋移到另一个年轻的Lightman,他善于识别表情和谎言,却不确定Emily是否认为这是谎言

Loker以为大概不用再担心是否会被Lightman分尸这一问题了,然而,第二天早上家装工人在Loker的目瞪口呆中,把床搬进客房,于是Emily几乎是自言自语地商定了房租

后来,也就这样,房东,室友,朋友,Emily在伦敦找到工作

梗源《摩根先生最后的爱》

Loker的吐司正吃到一半,Em的那份也许应该待会儿准备,他看着另一份完整的吐司,热气正在消散

Emily的房门被甩开,她冲进洗手间,洗漱声,出来时正试图把剩下的一只胳膊塞进外套袖子
“早”,Emily扫了一眼餐桌,“我来不及吃早饭了”在Loker回应之前,紧接着这句话之后,Emily将唇印上Loker的额头,又匆匆离开,向门口走去,自然得好像过去这几个月的早晨都是如此,然而如之前所说,并非如此,他们只是朋友

Loker庆幸于餐桌到门口的距离,他离开餐桌,“Emily”
脚步声停顿,随即又响起

一个吻,漫长到,也许能够弥补某些遗憾,从扶手到椅背,从美国到大西洋彼岸,从门口到怀中,早晨的阳光充足明亮,一如那天被浸入落日余晖的储物间
“Em,今天是周日”

————很多废话的分割线————

设定当然是Em成年

其实lie to me是几年前看的,第二季只看了听说Em吻了Locker那一集【我有罪】
但是第一集的储物间,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竟然就看出了cp感【当然后来某种程度上也算得到验证了】虽然后来知道Emily未成年……去ao3搜文,然后,我真的不懂俄罗斯语,也不懂谷歌的翻译

以前忘记说,所谓流年,这是以前看过一篇盗梦同人的名字,现在再看其实也有瑕疵吧,但是让当年的中二我发现bg还是挺美好的,总觉得这一篇有些那篇文的影子【谢谢那个大大让我平等对待异性恋【划掉】

评论(4)
热度(4)
©柴郡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