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郡菌

【张显宗×岳绮罗】不及

但其欢喜不及绮罗

张显宗在岳绮罗的房门前踱步,尽量地轻,还没想好敲门的理由,突然想起来这一句,觉得顺口,也觉得心里欢喜
不及绮罗的那些欢喜,不多也不算小,凭这些欢喜,他这辈子是看不透离不开红尘。喜欢豆蔻花开的十三四岁的姑娘,想除顾玄武,想要司令的位置,司令上头的位置,应该还有别的,一时想不起。有秀色可餐,有太多可贪,但其欢喜不及绮罗,真他妈是鬼迷了心窍,张显宗想笑

旁边的门开了,声音是冰凉的甜,“你念得我心烦”
是她能读人心思?下意识想答话,没想到要讲什么,又觉得讶异。当时愣在那,时间长到足够确认是后者

人早就回到桌前自顾自剪她的纸人,门还留着,张显宗是识趣的

在桌子没有纸张没摆剪刀的那面坐下,岳绮罗没抬眼没说话,张显宗也没准备说什么

长久沉默后,“凡夫俗子,知道什么喜欢”

张显宗没说话,岳绮罗应该也没想他回答,张显宗记起来落雪的夜里

张显宗走进院子,看见绮罗站在漫天的雪里,沾落鬓边的雪花,尚未融化,几乎使人错觉她没有体温,即使红衣。他去屋里取斗篷,一样的红

隔着一层布料,松松地环着,料得到结果,岳绮罗轻松地挣开怀抱
“张显宗,我饿了”

她不诚实得无可救药。不喜欢糖豆,很多不喜欢,但是被糖腻到牙疼,在见无心时戴上她说小姑娘喜欢的首饰。喜欢,对于岳绮罗可能是一种示弱,她无法忍受自己处于不利的位置

“张显宗,我饿了。”揶揄?她曾以一种骄傲的语气,说“活了几千年”,却不懂人情世故?至少,不会是他。她也诚实得无可救药

所以他退开。绮罗会对他说饿,他会给她脑花和糖豆。张显宗是欢喜的。

其欢喜,像冬天时候渴望温暖的春夜。他想,不同,不过是他可以等得到温暖的春夜

张显宗不能知道后来,所以他想,等开春,就带绮罗去看牙医

————

岳绮罗在暗里盯着无心燃起的火焰
其实,活了几千年,又知道什么是喜欢

——————————
(有秀色可餐,有太多可贪,真的非常喜欢这句,来自何韵诗的《花花》,作词是周耀辉)(其他引用在上po)

评论
热度(16)
©柴郡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