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郡菌

所谓流年

后来霓凰留在金陵,景琰深为霓凰笼络人心的技能恐慌,庭生早认识霓凰就算了,明明只一年,庭燎对霓凰郡主的爱戴竟要超过对他父皇。景琰并不相信是在庭燎见到霓凰郡主之前,父皇母后的熏陶使然

霓凰仍然出征,景琰一直劝阻,霓凰一直不听,会遇险,会平安归来

霓凰回来,往往先去见景琰。倒不是什么军侯回京,两人拎两坛酒到绍秩宫的那张石桌。那里柳树依旧繁茂,看不出来的缓慢生长和老去,庭生庭燎却转眼长成少年,旧人故去。他们会谈起往事,小殊和柳谖,向虚无举杯,敬小殊,敬言谖

霓凰说不公平,她认识小殊的年头和景琰一样多,他却比她早遇见柳谖许多。景琰不知道怎样接话,霓凰也没说下去,撑着头,垂眼像是睡着的样子,桌面却洇出几滴深色的水渍。后来也没人说话,霓凰抹一把眼睛,继续喝酒,景琰拿过另一坛

喝完之后各自拎着空坛子走回去。按道理他们应该有很多话要说,他们有过去和回忆,还有现在,霓凰去时刚好看见气红了脸的蔡荃刚被沈追劝回去,庭燎的功课最近不很上心,很多的话题可以用来转移,掩饰

然后霓凰先出声:“萧景琰,你说如果我能娶言谖是不是也不错”景琰被呛得停不下咳嗽:“难道我和小殊吗”

“要是你这么希望的话。反正都过去了”

“是啊,都过去了。你还是这么...”

“回忆缠身?你就忘得了?不过这几年想起来的时候很少了,其实想起来的也都是好的,还不错。不过我还是这么被拖成老姑娘了”

“要是遇不到,别强求啊

“你怕什么,堂堂护国郡主,我大梁给你的俸禄还是够你到老衣食无忧的,再说,穆青孝顺,庭生庭燎那两孩子怕是把霓凰郡主看得比父皇都重”

“也是”

走一段,景琰停下来,“要不,穆贵妃,怎么样?”

霓凰继续向前,只能看见她逆着光的背影,“那你以后别拦我上战场”

继续走,“拦是要拦,万一拦住了”

“嘁。     就是,贵妃听起来有点怪,等一下,不准是皇后”

“那应该什么,梅妃?难不成靖妃?”

“算了,穆贵妃就穆贵妃”

“霓凰”

“什么”

“你别强求啊”

“我要是能强求,还用等你来说”

景琰觉得挺高兴,还有以后

【终于完结啦,自己撒花】

(不知道看不看得出来这篇文是我一直思考的过程(为什么听起来如此...)

评论(31)
热度(15)
©柴郡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