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郡菌

所谓流年

后来霓凰留在金陵,霓凰仍然会出征,景琰一直劝阻,霓凰一直不听。会遇险,会平安归来

霓凰回来,往往先去见景琰。倒不是什么回报战况,拎两坛酒到绍秩宫的那张石桌。柳树依旧繁茂,看不出来的缓慢生长和老去,庭生庭燎却转眼长成少年,旧人故去。他们会谈起往事,小殊和柳谖,向虚无举杯,敬小殊,敬言谖

霓凰说不公平,她认识小殊的年头和景琰一样多,他却比她早遇见柳谖许多。景琰不知道怎样接话,霓凰也没说下去,垂眼,撑着头,桌面洇出几滴深色的水渍。后来也没人说话,霓凰抹一把眼睛,继续喝酒

各自拎着空坛子走回去。按道理,他们应该有很多话要说,他们有过去和回忆,还有现在,霓凰去时刚好看见气红了脸的蔡荃刚被沈追劝回去,庭燎的功课最近不很上心,很多的话题可以用来转移,掩饰

走一段,景琰停下来,“要不,穆贵妃,怎么样?”

霓凰继续向前,没有回答

景琰同样继续走

“算了,穆贵妃就穆贵妃”

“霓凰”

“什么”

“你别强求啊”

“我要是能强求,等你来说”

景琰觉得高兴,还有以后

【终于完结啦,自己撒花】

评论(31)
热度(15)
©柴郡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