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郡菌

所谓流年

后来,霓凰郡主成了芷萝、绍秩的常客,所以霓凰同景琰后来自然再没有 什么多年不见的尴尬。

一年之后南楚来犯,云南告急

景琰知道瞒不住,霓凰终究是南境的护国郡主,即使远隔千里,南境的风向没人比她看得清楚。霓凰不曾向他追问过南境,却早在穆青急奏到达之前求见,景琰看着霓凰撩了袍子跪下,“请陛下准臣返回云南”

次日她就走了,景琰在城墙上目送霓凰离开,三两随行,行李轻便至极,走得也真是潇洒,他喃喃出声,“梁园虽好”
灰白的天上有自南面来的归燕,来得有些晚了。去年霓凰在冬春交会时来的金陵,差不多正好一年,可能再多点,霓凰临别时说,她已看过两回绍秩宫的杨花,足矣,幸哉

南楚有备而来,因觉得这一年南楚动向可疑,穆青也是作了准备的。战况并不吃紧,却拖了不短的一段时间。南楚居心显而易见,然而即使霓凰郡主与穆青尽力维持军心,到后来仍有涣散的迹象
南楚在穆青将要耐不住性子时,再次进攻,来势汹汹,云南军胜得勉强。几乎只在喘息间,南楚发动第二轮攻势,硬着头皮扛下来,不是结束

景琰准备派援兵。去看皇后,庭燎问:“父皇,郡主何时回来,郡主同我说好在五月之前,现在...”“就快了,父皇一定会使郡主平安回来”皇后忽然咳嗽,一时不能控制,强压下来,向庭生说:“庭生,先带庭燎回去罢”门扉阖上的声响之后,并没有人说话,直到皇后终于抬头望向景琰,“也请陛下务必平安归来”

南境来书,霓凰接受了援兵。即使没有只字提到将要亲自领兵,大概也料过这样的答复:

霓凰承诺,将一定坚持至援军到来,萧景琰,你若想凭你一国君主之身躯作所谓舍身,我云南军愿破釜沉舟以不劳陛下亲临

景琰兄长

  见信安

  我军营地旁有柳树,读过庭燎催我回去的信,看见柳下来风,只想起来绍秩那里的柳,明明身处家乡,见柳却又起对别处的牵挂,可笑了是不是

  想想所挂念的也不多了,穆青在身边,你们与梅园竟都在金陵

  我走的那天听见你念“梁园虽好”,然而何处是梁园

  不知那一天你有没有看到燕子,你总称归燕,对于燕群冬天所到之处的人,此处的冬季是否才是燕归之时,对于那些燕子,何处是梁园

  景琰兄长,你不曾看过云南的春天,是漫山遍野发而幽香的野芳,假如我因贪看陌上春景误了归期,穆府一园的梅树就先托与你了

  也代我向皇后娘娘同庭生庭燎致歉

                                                                           霓凰敬上

景琰推开门,起风了,有柳絮因风而起。夜里的春风暖而凉,想起来,霓凰回京第二天见到她,她独自走进漫天的雪

她是何时愿将她的梅园托与他人,霓凰

(这里下雪了诶)

(对,确实少了一章,为了凑十章【关爱强迫症患者】,我把原来的 八 去掉了,可能以后当番外吧)

(会不会觉得景琰的形象单薄)

(难道会说是被某percilot本撩起来写书信的想法)

评论(15)
热度(18)
©柴郡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