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郡菌

所谓流年

(你看,真的有)番外

 七 之后 ,八 之前

后来,霓凰郡主成了芷萝、绍秩的常客,所以霓凰同景琰后来自然再没有 什么多年不见的尴尬。再后来,霓凰想,所谓流年,大概就像那一段辰光,流水一样地过去,流水一样的留不住

霓凰也一直记着那个下午,去绍秩宫,柳皇后面前站了两个小孩。说小孩不怎么贴切,个子高些的那个,已经抽生出少年的模样,旁边矮一个头,活脱脱小时候景琰的,一定是太子殿下,那另一个想必就是庭生,几乎是不认得了

皇后看见郡主,起身。那两个孩子回头看,庭生随即转身,拱手弯腰行礼,“霓凰郡主”。那位太子殿下睁大眼睛显出恍然大悟的神情,也行礼称郡主

郡主回礼,“皇后娘娘,太子殿下,霁王殿下”

皇后邀郡主同去校武场,看到景琰正在那里和列将军讲话,各自行了礼

霓凰就站在景琰旁边,一同看那边练习。听到景琰自言自语,“应该横扫而非直击”“庭生直击乃上策,此时控制对方行动才是关键”“对方已有不稳之势,横扫更有效用”

此时庭生那里已经过来十几招,霓凰和景琰争论也早偏向奇怪的方向

“祁王兄也说书上那一式是对的,就霓凰你犟着硬要说错”

“你家小殊是站我一边”

“小殊那是想用书上的错处去呛黎崇先生”

“黎先生当初不也说过书上不一定都是对?”

景琰楞一下,如梦初醒一样,“等等,先生当时指的是这一本?”

“这几年有长进嘛。真不懂,你这水牛竟成一代明君” 猛然清醒,散了少年梦境,“臣下失言,请陛下降罪”

托住霓凰的手臂,“臣什么下,不过几年...”便不认得我了?“...便不认得,朕了?”

霓凰迟疑于景琰的迟疑,朕

“哪能,毕竟我也是看着陛下长大的”

景琰被噎得说不出话,睁大一双牛眼很没威慑力地瞪霓凰,后来因为日头太好,也没撑得住,只憋出一句,“谁知道和你讲话,也要提防着被诓”

霓凰发愣,庭燎,这小子,也有水牛一样湿润的黑色眸子


(真的有番外(当然我不会说是考前攒rp

评论
热度(11)
©柴郡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