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郡菌

所谓流年

伤病本就没好全,那天走在雪里受了凉,第二天不出所料地病情加重
郡主其实有点庆幸,绍秩宫的失态,好像还讲了什么关于情丝绕的胡话【上一更郡主说的情丝绕不是真下药,好像没表达清楚】一想起来,就尴尬得想找什么来上一拳,别说再见
霓凰郡主这么些年来,难得回国都。头天是皇上都说了让郡主好好休息,次日在宫里耗了一天,第三天穆王府再没理由不门庭若市。这下还能再挣几天清净,蛮好。于是那几天穆王府高高兴兴名正言顺闭了门

进过一回客人,言府的
这些年言侯爷是真开始闲云野鹤了,除了不去道观,其他倒一点没变,但偶尔也来些力挽狂澜之类,能得言侯上府拜访的人物还真没几个。不过侯爷进来晃一下,得句“没大碍”,就去了梅园
言将军与言少夫人没这么轻松,将兄长遗笔呈上来时都没见到眼泪的姑娘,现在站在面前竟然红了眼眶。唤一句宫羽,再不知怎样安慰
面对真实感受得到重量的悲痛,窒息感总能有效地麻木其他,被遗忘的积压的,总在自以为缓过来的时候,因为一眼故人一句旧事决堤。自己同样如此,怎样安慰
豫津轻轻拍宫羽的肩,言少夫人收住情绪,欠身道歉

两人说过几天要去云南
“没什么事,陛下说他信得过穆青,但是初独掌军队,不能影响,总得有人在旁边。我和他熟,就让我去了”
“别把受寒的事跟穆青说”
“知道,陛下吩咐过。对了还托我带来一盒榛子酥。我都几年没吃到静太后的榛子酥了,霓凰姐姐刚来就得了皇上御赐的一食盒”
“诶诶诶,放心,私下里给的,说托我带来也是不想他人说赏赐什么的”
一直听人说这位言将军与早年比性情大改,战场上沉稳如磐石。但是有些东西能留住还是留着好,总有值得为他们留住自己的人,当年没有豫津懂得

豫津和宫羽告辞,房里忽然冷清,几乎使人想打个冷颤
沏壶热茶,拿过那只深色食盒,样式花纹,都是从前看过无数遍的
启了食盒,榛子酥边上是一张折得极小的纸条,“旧物,务必归还”

果然还是只会这一招
“靖王萧景琰,性类水牛,善背锅善和事”林殊哥哥这句话确实有点过,景琰瞪了他一眼,倒是霓凰愤愤不平地和她林殊哥哥嚷起来。后来再次发展成霓凰和小殊几乎要打起来,景琰诚惶诚恐地劝架的局面
最后,景琰大概终于干了口舌,扯走小殊,丢给霓凰一句我待会儿来找你,神色冷淡,霓凰有点慌
景琰还是那副神色回来,开口“霓凰,你知道小殊不是恶意,他就是那样的人,我也没放心上”霓凰原以为要被骂,突然松口气,委屈就上来了,一边觉得矫情,一边忍不住眼泪。景琰看霓凰眼泪止不住,还不断用手背擦,说没事。挺心疼,又不知道怎么安慰,然后就陪着霓凰干坐了一下午
第二天霓凰仍然不肯理小殊,景琰跟着霓凰到处乱逛,过程中不断建议,“霓凰,我有把弓要带给小殊 ,要不你帮我拿去 ,我还有本书得还给他,要不你帮我拿去”霓凰终于没忍住笑,拿了不管是书或者弓的什么,向林府跑

郡主想,答应过皇后娘娘以后再去的

霓凰去林府时没回过头,所以从来不知道后面景琰转过身的背影什么样
其实郡主至今也没想过回不回头的事,当然景琰也看不到自己的背影

(emma如此矫情作者已遁)
(最后插把小刀感觉十分好)
(下一更,等考完试再讲吧)

评论(5)
热度(19)
©柴郡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