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角青年

所谓流年

来皇后这用午膳的景琰推了绍秩宫的门,阳光里坐着轻声谈笑的言谖和霓凰。霓凰,不是刚才殿上一丝不苟向他报告军情的护国郡主,这样开心,明亮得过分

没让通传,那边一时也没看到站在那里的景琰。
霓凰稍偏头,可能余光瞥到有人,望过来,还带着残余笑意。觉得从心里涨起来的什么哽在喉咙,没反应过来,是不是应该尴尬,要不要移过视线,只是停住了思绪。霓凰不知为什么也愣住,竟然就这样对望了几秒。
直到皇后顺着郡主视线看过去,起身行礼。霓凰回过神也站起来。

皇后走上去:“ 臣妾疏忽,同霓凰郡主说话忘了时间,耽误郡主回府。现已快过午膳时候,能否留郡主一同午膳?”“当然”

郡主由宫人领向门外,隐约听得身后交谈,“陛下没披斗篷,虽上午日头好,但现在看天边有阴云堆积,怕晚来欲雪,待会儿回去还请披件斗篷”“好。诶,簪子松了”大概是景琰伸手扶正了将要脱落的簪子。
霓凰低头笑,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再凌厉的锋芒也要被长久的陪伴,如水流淌过一样磨去,留下的都是这样的柔软静好

当年太子娶太子妃时,正是太皇太后百日国丧,太子又一心只在赤焰案上,甚至大婚次日一早就去了苏府,郡主和蒙大统领也在。太子殿下一脸投入,倒是旁边几个心不在焉,景琰察觉后就停了下来,狐疑地看着对面几个人。果然还是蒙大统领说了:“殿下是昨天才娶了太子妃的人啊”“有什么问题吗?”“...没有”

用过午膳,郡主留了会儿,看天色渐暗,告辞说,怕大雪将至。推开门,不想天上已经有纷纷暮雪不断扯下。皇后留她再饮一杯温酒回去

后来谈到从前,讲到小殊,仍然是自如,时间的效用。

说起以前景琰曾在冬天带兵北上,捎信回金陵提到北疆的雪。金陵与那儿相比终究还是南方,哪比得八月飞雪的胡天,冬雪未至,留下的小殊、霓凰有些眼红。于是回信极尽笔墨描写 临近新春金陵城里风物,惹得千里外的景琰再看北国风光也只剩思乡之情

各自笑起来,旁边含笑听着的皇后起身告辞,说不胜酒力,先回去休息,请陛下和郡主随意。与郡主相识甚是欢喜,日后请常来

皇后一走,又沉寂下来,像僵持着谁先出声,霓凰仰头饮尽杯中酒,开口:“这些年,对不住你”景琰看着撑着头垂了目光的霓凰:“为 什么”
“林殊兄长两次离去,你经了两次死别之痛。赤焰案发,我可以躲回云南,你这皇子要回哪儿?然而后来先帝几乎是将你流放在外,连静姨也不在身边。我还有穆青作念想,可是你将凭着什么走下去,只能自知无望地希望洗雪赤焰冤屈,却连到底发生过什么都不清楚,唯一凭据就是对祁王、林家的深信不疑。我都不敢想,你要怎样自责,那么些年你一个人要怎么过来。后来兄长再去,我仍不在,幸好那时,已经有皇后娘娘陪着你了,幸好啊景琰哥哥”

景琰别过脸。他要哭了,霓凰想。忽然慌了,站起来就要往外面走,脚步踉跄。

身后声音里有拼命的压抑,“穆霓凰你站住”,霓凰停住扶着门框,“这些年你就过得好吗”

叹口气,郡主逃进漫天的大雪

景琰想起来,还没把母后托他带来的榛子酥给霓凰

 

评论(26)
热度(33)
©荔枝角青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