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郡菌

所谓流年

三(上)

郡主又兀自走了神,太后不想打扰。正是春和景明,霓凰背光坐着,日光把几乎要融进其中的一身白衣照得明亮至极,却将霓凰稍侧过的脸藏进阴影。多年不见,霓凰还是当年金陵城里众人皆称的那白衣利落的郡主英姿,流年倒没给没给这孩子留下太多痕迹,还是多年前已在一夜间改变太多

许是见着故人勾了旧忆,想起已去的,刚才看霓凰露出回忆神色,也不知出于什么心态,竟莫名其妙地着急。现在想,那所谓劝说其实十分牵强,如将记忆深藏,不敢面对,不愿坦然,是另一种纠缠不放了。然而如要坦然,这么多年了,大概也不是旁人几句劝说能有用的,其实释然与否,又怎会是多年不见的旧识可以判断,终究还是自己的事,作为旁人,不用,也管不得。罢,回来就好,年月还长

各自沉默,直到外面通报,皇后到,都抬了头望门口

霓凰应该是要称一句皇嫂的,却没见过几回,似乎话都没正经讲上。那年柳小姐刚立为太子妃,正是与兄长、太子计划逐步开始平反赤焰案的时候,紧接着就是拿了旨意正式着手调查。再后来,大渝、南楚等国几乎同时来犯,自那时回了云南便没再到过金陵几回

只记得那回先皇寿宴,不算太子婚宴人群里瞥到一眼盖了盖头的隐约身影,当时第一次见到太子妃,应该是颜色温柔的打扮,在明显武人凌厉的太子旁,显出的并非所谓娇媚,是端庄温和的一种气势。虽不是惹眼的人,注意到了却看得出某样风采,与席上宫里一众嫔妃或其他府里女眷全然不同,猜想这位会是很好的太子妃,确实没错,非常没错,乃至后来在云南关于当今皇后所闻无不是赞誉。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

那次寿宴太过惊心动魄,虽注意到了当时的太子妃,莅阳长公主也没再剩多少时间给郡主打量,印象模糊,所以现在也说不上变没变的,只觉得合得上那个模糊影子,像她金制凤冠散出的轻微不可见的柔和辉光

太后先迎上去,柳皇后拜了太后,注意到后面起身的霓凰郡主,向郡主行了福礼。郡主拱手回礼,想应该是皇后早上例行的请安,却听到太后问:“今怎么来得这样早?”竟错觉皇后有些遮掩神色,答说:“今日事务不多,就想早些来母后这,...,也是听说霓凰郡主来了。”

旁边郡主本想着在人家婆媳间太尴尬,要不先告退算了,却突然就这么被提起了

“前些日子从郡主穆府上移来一棵梅树,还未向郡主道谢,怕先要道歉了。怪本宫没照看好,最近梅树长势似乎有些不对。”霓凰郡主其实挺有些心疼,又觉得小家子气了,再说难道能怪得了皇后娘娘,其实也是一时没想起哪里来的梅树,当时没答话,“不知郡主是否愿意一同去看看?”

这才想起来穆青是提过,那封报告霓凰郡主将回京的奏章是穆青写的。后来跟姐姐说到,陛下除批示外,还附带询问了能否移株穆府的梅到宫里。断断续续讲到完,穆小王爷还没笑够:“姐姐,虽然当时我还小,但记得特清楚,你特别珍视我们府里的梅树,每次那林殊哥哥、或者当时的景琰哥哥要碰,都是被你赶回去。姐,你说,陛下是不是因这,为了棵树,就说是顺便吧,也算是千里迢迢的,这么捎个信来问一句,姐姐当年当真讲得对,是不可磨灭的靖王风骨,哈哈哈”

当时穆小王爷就被长姐喝止了,顺带躲过一记眼刀,然而穆青看得真切,刚才姐姐嘴角是这几年少见的笑意,像少年时

(有同学说时间设定奇怪,嗯...作为一个不严谨的人,我想说,就先代入剧中形象好了,不然这种矫情别扭的文大概真看不下去)
(靖凰含量少得不好意思贴标签,其实还有一半来不及发(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失踪人口所以先放了一半少点),然后另一半好像靖凰质量分数更少)
(柳姑娘终于出来了,后半要有凰柳凰、殊靖殊【活在回忆里的那个小殊】预警,真不多,然而靖凰更少,所以怕踩雷点的同学可以跳过,其实也不影响,反正这文没剧情_(:3」∠)_,先让我满足一下自己写凰柳的欲望,保证以后还是靖凰,毕竟是先发了大纲的文)
(那些描写什么的,不止是柳姑娘的,感觉完全显不出人物特点,还真太模糊,越写越觉得把握不了人物形象、心理,可能当初开坑的时候还没考虑成熟,匆忙就开了头,以后我努力慢慢掰,看得不对劲的地方请一定指出,欢迎来撕...【鞠躬】)

评论(18)
热度(24)
©柴郡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