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郡菌

青丝 未知(之后)的之后

(是梦久应醒矣)

今日,金陵城内自穆王府至城外搭了一路白棚,今日霓凰郡主出殡

景琰是陛下,陛下不能去,只能移了奏章,换了黑墨,展了白宣

不敢落笔

 
痴望一会儿,起身去了窗前,窗纸上映出梅树疏影,才想起今天日头是今年开了春来少有的好

霓凰一定高兴,从前少年时他与小殊出征,霓凰尚未披甲,城门外送别,知她忧愁却不见眉蹙,霓凰说,既是一定的离别,难过没用,反倒浪费了,你们还在,我还能不难过一会儿

 
那棵梅树是穆府梅园里移过来的,也许因这儿窗下只这一株梅,只得这一株照料着,用心多,半月,花苞未绽便枯的枝条抽了绿,只是花期已过,今年是见不着梅开了
 

今本是最见不得那株梅,却推了窗

霓凰
树下,梅树下,梅树下有人仰头望着树顶新芽

霓凰
姹紫嫣红开遍,只有那棵梅树枯了枝护着树顶一簇新绿,春光明媚里,只望着那棵梅树,是她的梅树

霓凰回转身,轻扬眉,像是终于见着等了许久的人,清亮了眼眸,嘴角笑意明晰

霓凰如往常,不,如从前抬手叠于胸前行了揖礼,景琰在霓凰低头时觉得时间浓稠流淌缓慢,再慢一点好了

霓凰将抬头,景琰仰了头去看梅树,我连你的梅树都没照顾好

霓凰望着景琰笑

霓凰回身离去,景琰偏转视线,又低了头,还是不敢

不敢看霓凰走远

春光模糊,更怕看,身影还未走远便已消散

温热了眼眶,木制窗框干燥,后来,仍然干燥

霓凰说,没有,我看还可以

霓凰说,都当皇帝的人了,别成天想什么梅树,你要好好干啊

霓凰说,还有,好好活,别以为我和你家小殊看不到

霓凰说,告辞了

霓凰说,不要哭,不准

 
留了窗,走回案前,没再坐下

有温和的风自窗吹进,白宣轻响,有褶皱流动

霓凰,右上的小楷,还有空白

不是未尽,够了,足够了

拿起纸,铺于未熄的火盆

清泪尽,纸灰起

 
东风已起,去年冬天不知何时被谁拿进来的火盆,也该撤了,想来今年不会太冷

(据说,大家想要he,所以就来送温暖)

(这篇文来自纳兰的几句词

当时领略,而今断送
忽疑君到,漆灯风飐,痴数春星             《青衫湿悼亡》

三载悠悠魂梦杳,是梦久应醒矣
清泪尽,纸灰起                           《金缕曲亡妇忌日有感》

(配不上词里意境,不敢看这两首悼妻被我歪成什么样,可见啊,为了he我很努力的
至少景琰见到了霓凰,而且,当时不曾领略,醒时故人已去,不是断送,只是没有了)

(东风已起来自福尔摩斯,西伯利亚在不列颠东边,东风已起,是凛冬将至,这里东风是春风了,曲解了这么多虐梗,所以说,这肯定是he)

(醒悟,思念,还要有释然才可以,回复了三次已完结的人表示脸很痛,这一次不敢打-end-)

(还想说,用景琰的POV痴汉郡主,简直超开心)

(废话非常多)

评论(12)
热度(21)
©柴郡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