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郡菌

青丝 未知(之后)

(拾得翠翘何恨不能言)

战事结束,穆青回朝述职,他做得很好,他是独当一面的云南军主帅了,他是只能独当一面的金陵穆府穆王

长姐去了,穆青眼中似是一夜间多出的,少了的,所有人都明了,穆小王爷也随姐姐去了

已为陛下的景琰望着殿中的穆青,一时有些恍神

那年自东海回朝,赤焰一案几乎夺走了景琰的一切,霓凰从此称呼靖王殿下,是,没了父王没了林殊哥哥,还有谁能唤她霓凰,靖王殿下不能,母妃说是父皇忌惮靖王与穆府兵权,是霓凰懂事,景琰苦笑,回不去了,霓凰郡主
郡主之前的霓凰,霓凰之前的那个小姑娘

有些事,霓凰开窍比小殊与景琰早,何时开始与景琰哥哥疏远已记不清楚,只记得没多久,两年,或者一年后,林府穆府前恭贺林殊少帅与霓凰郡主被赐婚的人群堵住了门,他进不去

陛下,殿下穆青的声音
没事了,想必你府里,还有,还有多事要打点,回去罢
穆青出了殿,回身向着台阶走去,布料厚重的深青斗篷垂着,飘扬不起

今年天冷,穆府的梅也开得晚,也许在等主人归来,霓凰郡主战死的消息传回金陵,那些欲绽的花苞一夜间落尽
吩咐过找人去看看

殿下通报,被找去的那人请罪说穆府园子里的花他实在没法子救,不过还说在园内寻到了什么,要呈给陛下
这些只交给穆府就好,何必呈来这,怕是又会错了意,那是什么
回陛下,是支玉簪,说原是系在树上的
呈上来

带回书房,遣走了几个近侍

簪子被装在一只锦囊中,颜色之类已被风雨侵蚀,当年霓凰喜欢把心爱之物系在她钟爱的那棵梅树上,旁人劝,郡主要真喜欢这些就不该挂在树上让风吹雨淋,霓凰不听,说有繁茂枝叶为她护着

袋内,簪子外有四五层帕子裹着,有些想笑,真是珍爱的,有两条上绣着单瓣梅花,同孩子画出的一样简拙的图案,却仍被绣得歪歪斜斜,霓凰没少因此被小殊笑,所以半月不到便丢了针线,又是天天跟着小殊和自己在外面疯跑,绣出的那些,霓凰也总红着脸扬着下巴说找不着了,其实都晓得霓凰舍不得丢【就是想说,霓凰应该是不会给他人见到这簪子,但会一直藏着,景琰是悟不出了,就让我来说】

帕子滑落,露出白玉温润,果然是
有年霓凰生辰,苦思不得要送什么礼去,原想问母妃,怕母妃又要笑着说,笨拙,于是偷偷问了母妃身边的一位侍女,被告知,送首饰总是不会错的
想着霓凰似乎是偏好白衣,花了一上午,选了支白玉簪去了穆府
拿出簪子,霓凰霎时红了脸,景琰哥哥这是
答说,贺霓凰的生辰,霓凰脸上潮红退去了些,被认真捶了一拳,哪有随便送人玉簪的

原先不解,后来突然想起一件几年前的旧事
初春穆府梅开的时节,花上总蘸着春日的细雪,与霓凰在园内,霓凰看见了开满红梅的枝条,折了枝极细的,绕成环,戴在头上

以前,祁王兄忙,祁王妃姐姐带着这一群孩子,有天,乱翻出一卷画像,画上好像王妃姐姐,只是少见的红衣红妆,霓凰看得有些出神,碰碰她,有红晕漫上脸颈
王妃发现,慌忙拿起画卷,小心收起,经不住追问,也红了脸,只说是成亲那日所画,其余不肯再讲

霓凰头戴花环,问,景琰哥哥我像不像新娘子,一时不知如何作答
霓凰没等到景琰的回答,噫,好冰,她说,接着便摘下了发饰,梅花上融了的雪,渗进霓凰发间,不能受凉,景琰用袖子试着给她擦拭,却乱了霓凰发辫,霓凰索性彻底解散了头发
这下好了,霓凰够不着,不能,不会梳,景琰更不会,霓凰却嚷着要景琰给梳好,霓凰说,反正是你弄乱的
想起母妃那里的宫女总梳着的简单发髻,就想直接给霓凰把头发都盘起
霓凰赶忙摇手,不行不行,我母亲给我梳头时说,等我长大了成亲了,会有另一人给我绾起长发,景琰哥哥,是要等成亲以后的
最后还是只能牵着披了一头散发的霓凰去找穆王妃

恍然大悟,霓凰耳尖血红已然隐去,景琰反倒涨红了脸,欲收回玉簪,霓凰手一扬,景琰拿了个空,难不成是嫌太贵舍不得,既然送了哪有收回去的道理,反正以后这簪子我用得到
霓凰回转身,景琰看不见她的脸

后来,霓凰与景琰渐渐疏离,与小殊却仍如幼年般亲近
人都说长大了,懂得避嫌了
景琰不懂,霓凰与他,要避的,是何嫌
后来霓凰被许给小殊,太奶奶说不用使这两人避嫌,避的,是何嫌,景琰不懂    (第一个不懂,就是不明白为什么避嫌,第二个是,不懂如果无嫌可避,当初霓凰的疏远是什么,所以说,霓凰心中也许真的有,就是这样,其实大家都懂的吧,然而憋不住,非常怕自己表达不清)

景琰哥哥,是要等成亲以后的

反正以后这簪子我用得到
霓凰回转身,景琰看不见她的脸

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陛下宣人入内,传旨穆王府,郡主以林穆氏霓凰之名下葬,还有,梅园,不可荒废

(其实有照应上一篇《青丝 未知》很多,或者说那篇是序...) 

(披着续写皮的番外和番外的番外,或者说正文,就是现在的回忆里的回忆,时间线不混乱,要信我)(我用两个分段符号隔开不同时间段的,当然,有的是同一段时间确实需要分段,真的不混乱,要信我) 

(给郡主的情书,我会说写到后来代入景琰的是第一人称?)

(emma,感觉完全羞耻地ooc了,写到后来是言情风了吗,果然是对靖凰的理解不够深,一旦有点剧情就难以自持,就当是被少女心炸坏了逻辑) 

【一开始讲不是爱情的人还是死不悔改,仍然觉得不是爱情,什么都没衍生出,后来郡主明白何为爱情,那时在她边的还是林殊哥哥,靖凰之间,没有表达,没有发展,只是存在】 

(这篇文,不是对成亲的执念,只是觉得成亲后陪在身边的就是那个人了) 

(关于雪融发间的少女,少女再小一些,是的当时我在想少狼主) 

 

评论(31)
热度(34)
©柴郡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