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ro

青丝 未知(之后)

(拾得翠翘何恨不能言)

战事结束,穆青回朝,他做得很好,他已然是能够独当一面的云南军主帅

长姐去了,穆青眼中一夜间多的少的,所有人都明了

已为陛下的景琰望着殿中的穆青,一时有些恍神

那年自东海回朝,赤焰一案几乎夺走景琰的一切,霓凰从此称呼他靖王殿下。没了父王没了林殊哥哥,还有谁能唤她霓凰,靖王殿下不能。母妃说,父皇忌惮靖王与穆府兵权,是霓凰懂事。回不去了

陛下,殿下穆青的声音
想必你府里,还有多事要打点,回去罢
穆青回身,布料厚重的深青斗篷垂着,飘扬不起

今年天冷,穆府的梅也开得晚,也许在等主人归来。霓凰郡主战死的消息传回金陵,那些欲绽的花苞一夜间落尽
吩咐过找人去看看

殿下通报,被找去的那人来请罪,救不了。还说在园内寻到了什么
这些只交给穆府就好,何必呈来这。是什么
回陛下,是支玉簪
呈上来

带回书房,遣走了几个近侍

簪子装在一只锦囊中,几乎辨认不出布料原先的颜色。当年霓凰喜欢把心爱之物系在她钟爱的那棵梅树上,旁人劝,霓凰不听

簪子外有四五层帕子裹着,有些想笑,真是珍爱的。有两条上绣着单瓣梅花,同孩子画出的一样简拙的图案,被绣得歪歪斜斜,霓凰没少因此被小殊笑,所以半月不到便丢了针线,又是天天跟着小殊和自己在外面疯跑,绣出的那些,霓凰也总红着脸扬着下巴说找不着了

帕子滑落,露出白玉温润,果然是
有年霓凰生辰,苦思不得要送什么礼去,原想问母妃,怕母妃又要笑着说自己笨拙。于是偷偷问了母妃身边的一位侍女,被告知,送首饰总是不会错的
花了一上午,选了支白玉簪去了穆府
拿出簪子,霓凰有些脸红,这是
答说,贺霓凰的生辰。霓凰脸上潮红退去了些,被认真捶了一拳,哪有随便送人玉簪的

原先不解,后来突然想起一件几年前的旧事
初春穆府梅开的时节,花上总蘸着春日的细雪。与霓凰在园内,霓凰看见了开满红梅的枝条,折了枝极细的,绕成环,戴在头上

以前,祁王妃姐姐带着这一群孩子,有天,乱翻出一卷画像,画上好像王妃姐姐,只是少见的红衣红妆,霓凰看得有些出神,碰碰她,有红晕漫上脸颈
王妃发现,慌忙拿起画卷,小心收起,经不住追问,也红了脸,只说是成亲那日所画,其余不肯再讲

霓凰头戴花环,问,景琰哥哥我像不像新娘子,一时不知如何作答
霓凰没等到景琰的回答。“噫,好冰”,她说,摘下了发饰,梅花上的融雪,渗进霓凰发间。不能受凉,景琰用袖子试着给她擦拭,却乱了霓凰发辫,霓凰索性彻底解散了头发
这下好了,霓凰够不着,不会梳,景琰更不会,霓凰却嚷着要景琰给梳好,霓凰说,反正是你弄乱的
想起母妃那里的宫女总梳着的简单发髻,就想直接将霓凰的头发都盘起
霓凰摇手,不行不行,我母亲给我梳头时说,等我长大了成亲了,会有另一人给我绾起长发
最后还是只能牵着披了一头散发的霓凰去找穆王妃

恍然大悟,霓凰耳尖血红已然隐去,景琰反倒涨红了脸,欲收回玉簪,霓凰手一扬,景琰拿了个空,难不成是嫌太贵舍不得,既然送了哪有收回去的道理,反正以后这簪子我用得到
霓凰回转身,景琰看不见她的脸

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陛下宣人入内,传旨穆王府,郡主以林穆氏霓凰之名下葬,还有,梅园,不可荒废

 

 

评论(31)
热度(37)
©Fa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