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郡菌

青丝 未知

爱一人用一世不自知

脑内的靖凰之间假如真的存在什么,应该就是这样了

年少相识,少年的感情谁又清楚,复杂的单纯,捉摸不定,自欺欺人,自以为看清的旁人看不透,而自身更不明了

会不会有那么一刻一瞬,少年心中不定的风,霓凰未挽髻的青丝,有一寸拂过景琰

这一霎草藉花眠,只是短暂得让景琰来不及记得

可不可以,有一根细不可见微不可感的青丝从此缠绕心间,那根景琰不能察觉不愿察觉的青丝

以后呢,以后也就这样了,还要期望什么,还能希望什么

仍然,景琰与小殊,霓凰与林殊哥哥,故事继续发展成撕心裂肺的疼痛

故人,归来去兮

那点连景琰自身都不知晓的青丝又能影响什么

 

(如果按照邪教的传统be)

郡主战死沙场

消息传回金陵,景琰已为陛下

也许手中突然停顿蘸了朱砂的笔,会于纸上滴下血样蔓延的墨迹

也许作为一位陛下,就如一位陛下用一道传回穆王府的旨意表示哀痛,然后,开始着手处理未完的战事,云南军权交接

也许,那天,朝政处理过后,回了自己寝殿,服侍的宫人退将出去,阖上门

深夜宫内的死寂黑暗,心中有什么越缠越紧,要勒出血一般,疼得让人蜷起身子

后来,那不知为何之物就这样被抽了去,似乎是年月已久,竟像扯去了原本就与心脏共生的什么,没有了,只留下身体内无人能见细纹一样的伤口,那是什么,陛下不愿知晓不能知晓,不敢,疼痛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

以为从前已解 当时惘然 ,此时,当时 来到,才明白从前未解,只是,已惘然

爱一人用一世不自知,也许,用爱并不贴切

不知,多年前断开的青丝,沙场溅血之前,另一端,是否不曾飘落,只是从此两端未曾再遇

景琰于黑暗中号啕无声

明日,陛下依旧为陛下

(用加粗代替了引号)(关于青丝,就是觉着直接用情思情丝很没意思,也并不是我想表达的,青丝比喻一种我无法归类的微妙的情感)(关于不合逻辑的无声号啕,就是除了无声,其余和号啕一样,就是这样,不知道怎样简洁准确地形容,对不起)

(第一句来自《大雨将至》,b站唯一的靖凰he,后半真是大写的甜,连带着并非平时风格的同名BGM也下载了,在第六句,猝不及防被虐成doge)

(第一次写有点剧情的啊,或者算是某种我的对于靖凰cp观的解释)(本来只是一次存梗,但是)

评论(15)
热度(23)
©柴郡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