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郡菌

【青念】过路

下篇
在有生的瞬间能遇到你 竟花光所有运气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宇文念那封将要提及归期的家书正开头,是穆青
门开了,“这是我府里刚做好的点心。”穆青扬了扬手中的食盒,“我想也是我害你患了伤风,所以,来看看。”
“多谢。我也是自幼习武,这些不算什么的。”宇文念请穆青进来稍坐。

壶里的茶是刚沏的,倒进杯里冒着热气,似乎一时没什么可聊,穆青捧起杯子喝了一口
窗外淅淅沥沥地下起雨,“下雨了...”
“是啊”,宇文念站起身,去将虚掩的窗户打开。
穆青望向窗外,雨水从树叶滑落,春末夏初的时候,天气很凉爽。“想出去走走吗?”
“好啊。”

雨下得不久,没走出多远,伞外的雨声就停下了

天还是阴的,石板路还是潮的,缝隙间有新鲜的青苔。柳树栽在河岸栏外,风吹时又飘起一阵雨,从柳叶间来。有些店铺正准备收起刚支起的的雨棚,抖落其上的雨水,行人渐渐多起来,潮湿的脚步声,啪嗒啪嗒。

到那封只有寥寥几行的家书前,宇文念提笔又放下,目光落在窗外,想到穆青说起的城外的山色

第二天早晨已然放晴,穆青是下午来的。后来宇文念在山顶看到暮色中的金陵城,归巢的鸟群从视野尽头飞来,灯火在各处点亮,四周隐入夜色。
穆青仿佛如梦初醒,拉着宇文念匆匆往山下去,“对不住,对不住,我忘了要是现在来,再下山时就天黑了。”
踏入城门,穆青才松了口气。满脸歉意要再开口,被宇文念截住:“原是我愿意去的,能够看的这样的景色,我没有什么怨言。”穆青在夜色里辨认出宇文念脸上的笑意。

再后来,宇文念曾经和穆青走在清晨金陵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在某间铺子里吃到冒着热气的早餐。穆青摸索着从前的记忆,带着宇文念穿梭在金陵城曲折的小巷。
有的时候,夏季突如其来的大雨,将他们截在上山那条小路,到家时满脚泥泞。
天晴时,初生的蝉鸣连绵成绿色的树荫。
他们曾经泛舟,湖上倒映暮色,风吹过来,听到远处寺庙的晚钟,消散时像湖面水纹晕开。

在宇文念写完那封信之前,收到了问及归期的家书。
她告诉穆青,后天回去。
穆青点点头,沉默之后道别,说明天见。

次日去了城外,往山上去。没有走出多远,穆青停住脚步,转头望远处,“看,那边是长亭。送别多在那里。”后来没有再走过去。

穆青送宇文念到住处,是黄昏的时候。穆青第一次将宇文念拥入怀中,他听到肩上几不可闻的叹息。

宇文念走时,穆青没去。豫津送别宇文念之前,去了一趟穆府,穆青只说不去,豫津没再说什么。穆青看着豫津离开,想到最终还是没说过,再会。

后来穆青也回了云南,第二年在那里听说宇文念成婚。

最后一次见到宇文念也在金陵,陛下邀他赴宴,说有来访的南楚官员和其眷属在。席间宇文念向他微笑,穆青举杯。殿外的黄昏很像几年前的那天。

————

一开始觉得青念带感是觉得,这简直《罗密欧与朱丽叶》的设定啊,厉害厉害,而且那时候一直在循环《最佳损友》
后来想填坑,是因为《call me by your name》,年少时短暂的相遇,会成为后来最珍惜的回忆

评论(3)
热度(7)
©柴郡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