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郡菌

同是过路 同造过梦
本应是一对
人在少年 梦中不觉
醒后要归去
《似是故人来》

有生之年 狭路相逢
终不能幸免
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
懂事之前 情动以后
长不过一天
哪一年 让一生 改变
《流年》

“我们会像小广场上面那些面对皮韦亚纪念碑而坐的的老人,谈起两个年轻人过了几周快乐的日子
然后再往后的人生里,将小棉花棒浸入那一碗快乐,生怕用完
每逢周年纪念也只敢喝像顶针那么大的一小杯。” 
豆瓣上《Call Me By Your Name》 @LORENZO在书评里的应该是自己翻译的一段

还有那首邮差
你是千堆雪 我是长街
怕日出一到 彼此瓦解

关于是什么让我很想填上青念的坑

评论(8)
©柴郡菌 | Powered by LOFTER